28℃的夏

淹不死的鸟旱不死的鱼

福州中法海战老炮台也有雄起的时候。

测完就删

测试

记上海鲜花港的一场花灾。

一日看尽杭州雪。

致所有的善良与美好。

《刺客聂隐娘》,看过原著未必能看懂电影。嘎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,其实我看得还是很明白的,关于其中手法也没多少玄妙,无非是常说的留白。留白是出现在多种艺术种类中的表现手法,比如诺大一张宣纸上只在角上画只小虾,16寸的大盘子边上摆几片藕片,电影的留白是时间段的静止。所以侯孝贤为和聂隐娘一样孤独的人精确地计算出留白时间。但这并不能换来我的赞美之情。
关于留白显然过了,盘子太大菜太少勾不起食欲,有时候给人思考空间,但更多的时候是刻意制造一种阴冷的气氛,甚至是简单地发呆。这饭菜虽然不是炒给普通大众吃,但仅为了满足个别孤独症患者的胃口也太狭隘了。
至于比较被认同的精美画面其实也是一般般。特别让人不解的是电影竟然才用4:3画幅,只有两个镜头采用了16:9画幅。4:3看着很累,很少采用。从技术层面来说4:3适合表现透视空间,宽幅适合表现恢宏场面,更为常见的是2.35:1画幅。这里用4:3时不明智的,跟标新立异屁的关系都没有。
其他的不多说了,现场聊天骂娘的、愤然离席的让人不能沉下心来看电影。很多人问为什么拿国际大奖?曲高和寡是一方面,更大的成分是评委也是人,阅片无数,审美疲劳,偶然看到一部安静的可以打盹的电影有些新鲜,他们太需要留白了。